民间故事之北高传奇

自古末世之象,诸多妖孽祸乱人间,无论大城小村,都未能幸免。话说商汤末年,邢州南部有一村庄名曰北高,人口千人有余,乡村之中,自是比不了城镇,富足者尚属少数,有家业者更是凤毛麟角。时村中有一王姓大户,囤积万贯家财,膝下无儿,四十岁方得一女唤曰巧儿,生得一幅倾城之貌,却又是天资聪慧,知书达理,家人捧为至宝,不忍有半点委屈。富人之心,未面防患于未然,故而亦养有数十家丁。中有两超群者,一曰张三,一称李四。二人颇有武艺,皆善用箭,平日里少不了切磋比武,互有输赢,也不至于伤了感情,为主人保家护院家也算尽心尽力,未曾有差错。

民间故事之北高传奇

时逢主家小女二八妙龄,抱儿之事早已不提,指望找一女婿养老。纵观全庄,未有中意者,只对家丁张三李四稍稍有意,然对二者的评比未有定论。时间日久,家丁里也有了流言,张三和李四也争相拉帮结派,对立之势渐显。眼瞅着家丁不和,小女难嫁,主家也犯起难来。未曾想,一只蛇妖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局面,正是:

主家选婿正犯愁,家奴争风欲血流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蛇妖出现事难休。

且说北高庄南百里许处,方圆十里独有一山曰明山,无水无木,常年颓秃。其山高约百丈,状若单乳,故亦有乳山之说。俗话说地杰人灵,此处山既不秀,水亦不灵,诞生此地的妖怪法力也是有所不及,但对于凡夫俗子却也足以令人惊异了。此处山脚下有一蛇苦修百年,得顽童智,此方曰怪,乃懵懂之辈,徒有蛮力而无智,伤了不少无辜生命。又逾数百年,方得成人智慧,遂曰成妖。有成人智,自有成人之需,孑然一身,独居陋洞,未免有孤独感。修炼闲暇之时也是搜寻周遭村庄,对这巧儿也是早有耳闻。那日,这厮招来乌云,铺天盖地,又掀起大风,飞沙走石,倏地将巧儿掳去。时家人正在用膳,见此状,俱是目瞪口呆,半天反应过来,呼天抢地,号叫声闻里许。半晌,主家止住哀痛,招来家丁,问可有愿去寻小姐者。家丁却都是惧怕这妖法,嗫嚅推脱,未有敢去之人。主家发怒,亦无可奈何,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心生一计,寻思遣张三李四前去,二者能将巧儿带回者,便招入赘,若均丧命,也算白搭,于己亦无害。列位看官可能会想若两人均活着回来,那又该如何处置?有此想法的看官自是好看官,却未曾想,在美人和万贯钱财的利诱之下,二人可能都会友好归来么?且说张三李四二人,对那妖法仍是心有余悸,但二人也非坦荡之人,小算盘自是少不了。想此二人对主家如此诱人的承诺心痒难耐,只愿赌一注,赢者,回乡后怀抱美人夜夜笙歌,万贯家私自任挥霍;输了,也大不了一死,聊作报了主家多年的恩德,也挣得一个名声。如此便答应下来,略作收拾便上路了。

且说这蛇妖,将巧儿带回洞中,落地即化作一俊俏小生,操一口吴侬软语对巧儿好言相劝,极尽礼数,未有强行侵犯之举,比那人间暴徒怕也强了不止百倍。巧儿初时哭哭啼啼,不肯就范,时间日久,竟也眉来眼去,对这俊俏小生竟也有情愫产生,慢慢也照顾起这妖孽的起居生活来,但囚居洞中,免不了哀怨叹息。

且说张三李四,经多方打听,得知蛇妖住处,便直奔而去,一路无事。行至距明山十里许,二人忽觉走路力不从心,脚底愈来愈绵,冷气直逼脑门,状若有一物将二人魂魄从头顶吸取。二人受到惊吓,不敢怠慢,查看上方,果见一蛇头在松树之巅窥测。只见那蛇头巨如黄牛,双眼大似灯笼,蛇信丝丝,却不见攻击。二人急忙拔箭射去,只听“嗖,嗖”,正中蛇眼,那蛇头一声嚎叫便不见了。此时二人双脚踩到实地,心里也稍稍踏实,遂继续赶路。想来蛇妖法力不够,对习武之人尚有惧怕,乃躲在暗处吸人魂魄,也是一个欺善怕恶的种,未曾想因此坏了眼睛。

又走了半个时辰的路程,二人行至山脚下,见一地洞,黑不见底,却见阵阵寒气溢出,想来是那蛇妖巢穴,便决定下去一探究竟。二人取野草搓绳编筐,忙活一阵,商量对策,却是李四先行进入洞中,张三在洞口守候。估摸有五六丈,筐便到了洞底。进入洞穴,李四不敢大意,仔细勘察,见周遭均是石墙,过道也甚狭窄,仅容二人并排通过。直望过去,却见巷道另一头有光,乃循之而去。近前,乃是烛光照亮一小屋,炕上躺一白袍男子,满脸血污,正自昏迷不醒,旁有一貌美女子在洗衣,却见盆中水泛红,疑似血水。李四再看那女子时,却是大吃一惊,正是自家小姐。李四不敢打扰床上男子,乃搓一泥球扔至小姐前方。小姐面色大惊,抬头望见是李四,又是大喜,乃将所洗衣服放置一边,端起盆,假装泼水,走至门前。巧儿泼水放盆,拉李四往巷道另一方向走去。此时的巧儿,经此大变故,见到李四难以自制,颗颗香泪,都滴在李四肩上。李四等小姐情绪稍稍平复,乃将此行略作陈述告知小姐。巧儿心中悲喜交加,告诉李四,巷道有一拐角,内是土墙,食之可抵饥渴,是以蛇妖不必经常外出乃能在洞中存活。在未有行动之前,多则三五天,少则一两天日,使李四先藏于洞中以墙土为食。二人另约定只待蛇妖睡熟,巧儿便以泼水为号,待李四前来共同杀之不。想巧儿与蛇妖相处也算日久,虽未有媒妁之约,却也有夫妻之实,说杀便杀,当真下得了手。语有云:

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。

二者不为毒,最毒妇人心。

当下李四在巷口焦急等待,只图杀之而后快。巧儿回房中看蛇妖仍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,却不知这厮是被张三李四射中了眼睛,命不久矣。巧儿唤声郎君,不见回答,近前试探呼吸微微,任其拍叫也不见回答,不想与李四商量之事竟有如此易成,当即端起一盆清水朝门外泼去。李四听到水声,小心翼翼走到蛇妖房中,二话不说,拔箭刺向蛇妖面门,只听一声惨叫,白衣男子化作一条白蛇扭动两下便一命呜呼了。杀了此妖,二人便速速离开,来到洞口处。李四让小姐坐进筐中,拉了下绳子,上面张三收到信号,便将筐拉至地面。如此,巧儿便脱身了。到此,如果李四也上去了,那倒成了苦情剧,无什看处了。却道事情至此,必然会有转折。话说巧儿脱身后,李四再洞底等了许久,不想咚的一声,筐竟然掉下来了,紧跟着绳子“嗦嗦”的下来了,而且还是斩断的的痕迹。李四大惑不解,朝洞大喊张三,去不见回声。许久,方才明白那二人已弃李四而去了。李四怒从心生,大骂张三巧儿小人,却无计可施。几番欲从洞壁爬山去,奈壁滑无着力之处,只能望洞口兴叹了。

且说张三这厮,待巧儿上得洞来,便将绳索割断,巧儿亦是愕然。语曰,人心隔肚皮,又曰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张三这厮,自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:困死李四,霸占小姐,继承财产,一切水到渠成。然巧儿对李四非如对待蛇妖般薄情寡义,救命之恩,自当相报,故而对张三作为咒骂不止。张三却是暗自得意,听巧儿咒骂,索性拔刀将绳索斩断和筐一股脑塞进洞中。巧儿看如此,连哭带骂对张三大打出手,张三力大,右手一把抓住巧儿,左臂一扫就把巧儿横揽在怀中,抱向草丛深处。远处听闻,哭叫声渐渐低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略带羞涩的呻吟声。

行完苟且之事,这二人连夜赶回北高。至家中,张三自赢得万分喝彩。巧儿既被霸占,亦为夫圆话,这二人一唱一和,讲的是绘声绘色。家主闻说李四命丧蛇口,心中伤感仍带几分欢喜,派家丁去安抚李四家人自不在话下。乃请媒妁,将巧儿配于张三,择日完婚。此后,家中倒也快活。

回头再说李四这苦命的娃,不畏险恶,独闯蛇穴,杀死蛇妖,救回巧儿,却被自己朋友和所救之人双双抛弃,如死囚般被困于地下,暗无天日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李四还得以靠“神土”来维持生命,不至于活活饿死。既然困在此地,一时半会又死不了,倒不如看看这地下到底是什么状况。于是到蛇妖屋中取来蜡烛,穿行于地下,四处查看墙壁,希望有一线生机。慢慢李四发现,这地下也非只有一条过道,虽不似地下王宫般庞大,却也有普通村庄般大小,想来是一个多年的老巢了,却不知为何只有一条蛇妖。也是李四命不该绝,终于有一次,李四发现一个檀木盒子。这一檀木盒子本嵌于墙壁之上,半人高的位置,盒外画难名之图,许是符咒之类的东西。此时的李四已无所畏忌,乃将盒子撬开一条缝隙,却见盒内有微弱亮光,一条小青蛇委屈于内,奄奄一息。心生怜悯,便将盒破开,青蛇落地,立时青烟大盛,待烟雾消散,举灯看时,青蛇已然不见,只见一青衣男子拜于地下,口喊“恩公。”李四连忙迎起,互道姓名,便问起此人来历。原来这男子乃是一条青蛇,修炼不下千年,此地下村庄亦是自己及后代所建,只因家族过于兴旺,将一方百姓祸害甚重,惊动朝廷,皇帝派术士杨十三捉拿,这杨十三道法果真高明,一人便将蛇妖后代铲除殆尽,却把这蛇妖镇于这宝盒之中,自言命不当绝,会有有缘人前来相救。却不知这一等几近千年,说罢又山呼恩公。李四闻说如此,心中大喜,乃将自己遭遇说与蛇妖。蛇妖听罢拍案而起,为李四抱不平,乃问如今是何日期,李四掐指算来,自己在地洞中已有半年余,地上已入正月,刚过完年。蛇妖便道,恩公还得等几日,且到二月二那天,待我施法术将恩公送到地上。列位看官,你道为何要等到这二月二,原来民间有云:二月二,龙抬头。过年时节,诸神下落民间,保护百姓免于妖物侵扰,却等着二月二,待百姓过完平安年,地上诸神才会归位,此时的妖孽行走于世上,或较安全些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李四掰着指头过日子,终于等到二月二这天,地上鞭炮声响不断,百姓们都在恭送诸神回天。这天,蛇妖施展法术,一阵轻烟飘于脚下,将一人一妖送到地面。蛇妖抱拳道,恕不远送,今后若有事相求,自到此处来即可。话完,蛇妖便化成一道青烟疾驰而去。一路上,李四行走缓慢,却在思索如何面对自己的主人和背叛自己的人。且行且想,不日也到了北高村王庄府上。

此时的李四,比外出之时自是憔悴不少,加上拉碴的大胡子,乱蓬蓬的头发,被庄上的人疑为鬼魂也在情理之中。只是这张三惊恐的表情中也带着杀气,只恨当时没将李四砸死洞中。李四对张三横眉怒目,吓得张三弓腰低头,冷汗直流。李四请出家主,稳好其情绪,乃细说当天之事,却将自己被蛇妖救出之事改为被路过之人救起。话完乃将当日之事厉声责问张三,张三在一旁俯首帖耳,汗流浃背,大气不敢出一口。此时的张三毕竟已为王家女婿,家主亦有护短之意,只想大事化小,花些银两将李四打发了,便问李四想要何酬谢。李四看出门道,乃拔刀上前,一把摁住张三,自道自己深陷蛇穴,半年未食人间烟火,既然能活下来,想必张三也可,只要把张三锁进一间空屋内,不必半年,半月即可,如不吃不喝亦能活下来,自对张三所做之事概不追究。话已至此,又惧李四之威,不得不从。此后李四每天守在张三门外,张三既惊且惧,又饿又渴,七天之后便一命呜呼了。

李四回来那日,巧儿对其哭诉当日地上之事,是以求得宽恕,李四本有打算,并未难为巧儿。张三死后,乃逼迫家主将巧儿嫁于李四。家主对李四所做之事甚是愤怒,却想家族没落已是定局,如今巧儿腹中无物,巧儿之后再无后人,守财寡妇毕竟招人是非。好歹李四也是报仇心切,许以巧儿未尝不可。如此之来,最终李四和巧儿完婚。

李四本事心胸狭隘之人,逼死张三尚不能平自己心中怒气,自觉主家亏欠自己甚多,故而时常寻衅滋事,对巧儿施暴。家主来劝,李四更是横眉怒目,以至后来不敢来劝。李四却是胡吃海喝,肆意挥霍。家主见此,既忧且怒,不日染疾身亡,不久,家母也在悲愤中逝去。只剩巧儿忍受李四的欺侮,实在不堪受辱上吊自尽了。半年之后,李四将家产挥霍殆尽,过惯花天酒地的生活,受不了生活的窘困,也服毒自尽了。

小子云:

承人财产自难守,强人妻子更难求。

从来恶果寻恶人,未见为恶得善休。

字典看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zidiankan.com/gushihui_59005/
相关推荐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
精选文章
网友关注
大家都在看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